第三组广告
易优模板库
共展蓝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投资园区 > 招商动态
美国通过丹麦监听欧洲政要,暴露“深层政府”真相新京报专栏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德国总理默克尔,我们视频截图。

5月30日,欧洲媒体进行的一项联合调查报告显示,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曾利用与丹麦国防情报部门(FE)的合作关系,对德国、瑞典、挪威和法国等邻国的政要进行监听活动,其中甚至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时任外长施泰因迈尔。

事件曝光后,欧洲多国高度关注,认为如此事属实,其性质恶劣、不可接受,并敦促丹麦、美国尽快作出解释。

监听事件削弱了美欧政治互信,加深了双方裂痕

其实早在2013年,美国对其盟友进行监听的行为就已经被曝光。那年6月,美国前中情局雇员斯诺登叛逃,将国家安全局的棱镜监听项目(PRISM)秘密文档透露给媒体,随即遭到美国政府通缉。

现在的这份报告只是提供了更多的细节和证据,特别是获得了丹麦情报部门人士的佐证,大大提高了该窃听事件的可信性。

对盟友进行窃听是丑闻吗?当然!

因为它破坏了盟友间最基本的相互信任,也是对国家主权的严重侵犯。

所以,德国总理默克尔曾经在听证会上强调:刺探朋友,绝对不行!

这也是七年来,欧洲媒体特别是德法媒体,对此事一直紧追不放的原因。但是,在美国情报部门的角度来看,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在一贯的霸权行为模式之下,美国凭借网络、电信、计算机等高科技领域的技术,建立起了强大的情报合作和收集网络。

关于美国的监视项目,斯诺登曾经表示:只要我有私人电邮地址,我坐在办公桌前就能够监听任何人,包括你和你的会计师、联邦法官、甚至总统。

其次,对法德等关键盟友进行监听,也是基于美国对盟友的不信任。

历史上,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趁机在欧洲建立起了大范围情报系统;冷战开始后,该情报系统得到进一步加强。这一情报系统的密切合作首先针对的是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同时也在同盟内部展开。

冷战结束后,欧洲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性越发凸显,德国和法国等老欧洲国家在外交政策上的独立倾向也越发明显。这与波兰、捷克等紧靠美国的新欧洲形成鲜明的对比。

出于对法德倡导的统一的欧洲意识和欧洲政治的警惕和恐惧,美国对德法的不信任感也越来越强。

一边以网络安全卫士自居、大谈加强西方共同价值观,一边又肆无忌惮地监听主权国家,美国政府的虚伪暴露无遗。而这不仅削弱了美欧政治互信,也进一步加深了双方裂痕。

美国通过丹麦监听欧洲政要,暴露深层政府真相|新京报专栏
00:00
04:56

打开凤凰新闻客户端 提升3倍流畅度

▲资料视频。斯诺登旅俄这六年:看剧旅行学俄语,和女友低调完婚。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监听无底线暴露了美国霸权本质

从美国对德法等盟友的监听行为来看,至少可以得出两个关键的结论。

首先,这戳破了美国一贯宣称的自由和民主的谎言,在外交政策等政治核心问题上,美国是一个虚伪、冷酷的现实主义者。

在外交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中,国际政治更看重的是对方是否有采取某种行为的能力,而非意愿。

所以,在一些国家中,意识形态的和谐,以及同盟间的脉脉温情在涉及核心国家利益时,难免会让位于地缘政治的冷酷无情。

德国联邦议院调查该丑闻的委员会负责人森斯伯格曾对北德意志电台说:它与友谊无关,与道德伦理上的愿望无关,而只与利益有关。

其次,深层政府的影响力超乎寻常。深层政府(Deep State)是美国政治中的一个特殊词汇,存在多种含义,甚至代指完全不同的政治团体,也因此被不同的阴谋论者所关注和热议。

按剑桥词典的解释,深层政府是指非经民选的,由军队、警察、政治团体等所组成,为保护其利益而秘密控制国家的集团。

美国对法德盟友的监听可以解释为深层政府行为。

根据德、美媒体援引内部文件的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在数十年时间里监听包括友邦在内的众多国家。

这些国家情报机构之间的合作几乎都不受民选政治官员的影响——他们甚至被剥夺了知情权。

媒体报道,丹麦政府最晚在2015年知道本国情报机构卷入了该监听丑闻,其情报机构还帮助美方监视丹麦外交部。

经由定期民主选举上台的政务官,实际上很难真正深入了解和掌控深层政府,因为既缺乏足够的专业知识,也缺乏足够长的任期来进行持续追踪和干预。2020年,丹麦政府迫使国防情报局集体下台。

深层政府在民主国家的存在,实际上是美国霸权在西方世界发挥影响力的重要载体,其合作和监听对象也显然不会限于媒体报道出来的国家。对盟友尚且如此,对其他国家就更不用说了。

奥巴马曾经向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承诺,美方将终结所有被盟国视为无法容忍的做法。现在看来,这当然只是一厢情愿。

□梁亚滨(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

编辑:陈静 实习生:唐杰婧 校对: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