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组广告
易优模板库
共展蓝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投资园区 > 招商动态
濮存昕的“消失”,是娱乐圈的“悲哀”

杨澜曾经问濮存昕:据说在你们人艺,最大的腕儿演一场话剧只有1500块,这事是真的吗?

他说:真的,你在外面的片酬几百万也好,上千万也罢,回到人艺,只有1500。

这个问题,金星也曾问过何冰,何冰说:你甭看这些大腕在外面多风光,一回到人艺都得老老实实的,没人敢耍大牌,都端着茶缸子去排练。

金星问:为什么啊?

何冰说:

人艺卧虎藏龙,很多人一世清高,给几百万都不愿意拍戏,只愿意演1500元的话剧,我们看到这些人,都不敢多说话。

人艺这块活招牌,可以说就是国内老戏骨们飙演技的殿堂。

陈道明,何冰,冯远征,宋丹丹,胡军,陈小艺,徐帆都是北京人艺的台柱子。

而就在前几天,厂长无意间白嫖了一场北京人艺的戏。

它就是由濮存昕,徐帆主演的《林则徐》,国家大剧院线上直播,讲真,看到就是赚到啊。

厂长全程观看,截止结尾观看人数已经高达170万人了。

老戏骨们一出手,果然还是顶流。

大段的台词,完美的配乐,加上绝佳的舞台效果,为我们带来了一场视觉盛宴。

而男主濮存昕,一张口就老艺术家范儿了,台词功底深厚,立刻就把我们带入到了那个情境之中。

尤其是他的演技,一个眼神就足矣。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这发自内心而喊出来的:

师夷长技以制夷。

每个表情,每个动作,每句台词,都拿捏得十分到位。

他,还是我们印象中的那位老戏骨。

无论时隔多久,濮存昕还是濮存昕,厂长愿意封他为演技的神。

可是,掐指一算,这位老戏骨,已经多年都未在大荧幕上看到他了。

在影视界,他的身影似乎早就消失了。

要知道,身为国家一级演员的他,曾主演过多部优秀的话剧,电影,电视剧作品。

而且大多均为正剧,在《英雄无悔》中他所饰演的公安局局长高天成熟稳重,踏实肯干,正义凛然。

演出了国产剧男主的巅峰状态。

更是被人称之为师奶杀手,当年妈妈辈喜欢的男演员肯定有他。

而他合作的对手也都是顶级女演员,看,袁立这状态,这造型,放现在来看也是不过时的。

与许晴搭档也是绝配,俊男靓女,任谁看,都是偶像剧般的配置。

濮存昕这颜值,这演技,不演戏是真的可惜了。

要知道,他还担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中国表演家协会副会长,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会长等。

在2002年还当选为感动中国十大人物,2005 年获得第 11 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男演员奖。

这履历绝对是响当当的顶流,可是他却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之中了。

这是为什么?

他说:

我演的东西没人看,娱乐市场真的没有我的活儿。

看到他说这些,厂长先是震惊,但震惊之余,又觉得无奈。

因为他所说的正是大实话,在现在这个以流量至上的时代,真正以老戏骨作为主演去投资的剧太少了。

他深知:

我很多年没有拍过影视剧,随着现在影视行业的迅速发展,我自己自然就不存在任何商业价值了,这是实话。

再加之近些年也没有发现有适合自己的题材,随着拍文艺片的导演越来越少,我也因此没有了拍影视剧的考虑。

但他并没有退休,其实他一直都在演话剧,只是最近几年影视剧不好拍了。

在话剧舞台上,他更得心应手,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在话剧表演上。

在他看来,话剧剧本都是经典的,角色都是跨度大的,在这个空间里,他可以任意地去发挥,创作,改变。

而影视剧却被框得很死。

他喜欢演话剧,他觉得作为一名话剧演员,可以在文学,文化方面受到滋养。

演各种古今中外的角色,国外有威廉·莎士比亚的作品,国内有老舍先生、曹禺先生、郭沫若先生等,他们的作品滋养着他。

而这些文艺作品其实是养育人心的,是可以触及人的灵魂的。

所以,他觉得自己很幸运。

能做自己所喜欢的事,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就连何冰都说,濮存昕为人艺付出太多了。

都说人艺是一个家,那濮存昕就是这个家的长子,而长子的付出是最多的,干活也是最多的,担的责任也是最多的,但他都干了。

而且要知道,他在担任人艺院长的时候可是如日中天的大明星,但他却不在乎这些名和利,一心投入到剧院里来。

话剧,他可以说是他这一生最热爱的职业。

从二三十岁演到五六十岁,他演了200多场《李白》。

剧中大开大合的命运、明朗清晰的悲欢、浪漫至极的诗歌影响了他,他越演越真,越演越深刻。

而在其他剧中,无论是演多情善感的文人、驰骋沙场的将士,还是醉卧月下的酒神,他演什么像什么,且收放自如。

在他看来:每一个角色的内心深处都是极其光彩的,极其生动、鲜活的。

对于李白,他已经刻在了骨子里,比如他朗诵起《将进酒》的时候,就完全将自己与李白融为了一体。

看他的状态,完全就是享受其中,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这气势磅礴。

从最开始的享受,到中间的陶醉,仔细看,他眼角甚至还泛着泪花。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这千古绝句,在他的演绎下仿佛活了过来,尤其是最后的释放,酣畅淋漓。

正所谓窥一斑而知全豹,一篇朗诵都如此,可见他的台词功底与舞台感染力有多强。

逐渐老去的濮存昕,不是没有角色出演,而是他不想去演。

与其去演那些没有营养的角色,倒不如活在自己的追求里。

在他看来,一个不能和角色融为一体的表演,是他无法忍受的。

不是时代抛弃了他,而是他真正地读懂了演员二字。

现如今的演艺圈,基本上没有当初的纯真,有的只是利益,商业价值。

反观濮存昕,不能创造商业价值,也不能创造利益,除了演技,啥都没有的人,注定是会被资本家所淘汰。

在这样的一个市场,又怎么会有濮存昕的活路呢?

濮存昕的消失,是娱乐圈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