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组广告
易优模板库
共展蓝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投资园区 > 招商动态
美洲峰会开幕在即,但“许多拉美国家不愿再无条件追随美国领导”

第九届美洲峰会将于当地时间6月6日至10日在美国举行。加拿大、美国、拉丁美洲国家和加勒比国家的政府首脑本应齐聚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

路透社6月5日报道称,美方官员对此次峰会抱有很大期待,希望能修复特朗普时期美国与美洲其他国家的裂隙,且在中国对拉美影响力日益增长的当下重申美国在该地区的首要地位。

这是美国第二次主办美洲峰会,也是该峰会自1994年首次举行后首度回到美国。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今年的议程雄心勃勃,政要们会面的同时,商界领袖和民间组织也将举行会谈。

但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拉美左翼政治家在秘鲁、洪都拉斯和智利等国接连当选领导人,左翼在该地区有全面回归的势头。希望挫一挫这股势头的拜登政府又开始排除异己,不邀请古巴、委内瑞拉等国首脑,这引起了墨西哥等国领导人的不满。

该峰会遭到了拉美多国的抵制,有超过25个国家的领导人表态谴责美国排斥他国的做法。

有关官员和分析人士表示,邀请名单上体现的意识形态分歧、美国对拉美承诺的怀疑,以及对移民和经济合作等问题上的低期望,已经使还没开幕的峰会蒙上了一层阴影。

墨西哥前副外长安德烈斯·罗森塔尔 (Andres Rozental) 说:美国人基本上误读了局势,没有预见到会有谁参加会议。他认为此次美洲峰会可能会变得乏善可陈。

对此,路透社6月5日分析称,种种阻力表明,许多拉美国家不再愿意像过去那样毫无疑问地追随华盛顿的领导。

2018年,第八届美洲峰会现场照片。

没人来,怎么办?

这种高规格峰会开幕前,哪国首脑参加、哪些不参加往往是媒体关注的重点。综合《华盛顿邮报》和法新社报道,大部分受邀政府首脑已经确认出席,但有些仍待定。

上次拉美峰会是2018年在秘鲁举行的,当时秘鲁没有邀请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邀请名单成为冲突的根源。美国在内的几个国家政府承认胡安瓜伊多为委内瑞拉领导人,争议今年仍在继续。

峰会前几天,白宫仍在敲定邀请名单。据法新社6月4日报道,宣誓要拥护民主的拜登计划以专制为由,将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左翼政府领导人排除在峰会之外,只邀请这三个国家的民间社会代表。

这让离美国太近的墨西哥感到不满。总统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表示,不急着决定是否赴洛杉矶出席峰会。他坚持要求美方邀请包括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在内的该地区所有国家参会,否则自己也不去。

不用着急,我们离得很近,到下周再出发也来得及。奥夫拉多尔6月2日上午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

同为左翼领导人的玻利维亚总统路易斯·阿尔塞(Luis Arce)也表示,除非邀请美洲所有政府首脑,否则他们不会出席。

阿根廷、智利和洪都拉斯等国的总统呼吁峰会更具有包容性。由于美国政府冒着尴尬的风险,拜登政府在最后一刻启动了外交努力,以说服总统出席。 出于不同的原因,巴西总统曾暗示他不会出席,但最终确认他会出席。

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则直接表示,美国佬,我们对峰会没兴趣。古巴外交部24日称,抵制峰会的部分拉美国家将转而参加美洲玻利瓦尔联盟框架下会议。

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

要是美国举办的这次峰会,没人来可怎么办?美国政客新闻网曾在5月11日提出了这样一个尴尬的问题,该媒体称,美洲国家对峰会的抵制凸显了拜登政府公关外交的失败。

《纽约时报》也在报道中预测,不断发展的局势可能给白宫带来屈辱的打击。

墨西哥前副外长安德烈斯·罗森塔尔 (Andres Rozental) 说:美国人基本上误读了局势,没有预见到会有谁参加会议。他认为此次美洲峰会可能会变得乏善可陈。

不愿像再追随华盛顿领导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承认,准备工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混乱。

在这场自1994年以来再次由美国主办的峰会上,较低级别的活动将从星期一开始,然后领导人陆续抵达洛杉矶。

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秉持美国优先原则,错过了上一次峰会,拜登的目标是与南部国家们重新接触,建立共同愿景。

但因为邀请名单的争议,这些希望已经变得渺茫。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政府已排除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参加。目前尚不清楚古巴是否派出代表参会。大多数地区领导人都表示他们无论如何都会参加,但种种阻力表明,许多拉美国家不再愿意像过去那样毫无疑问地追随华盛顿的领导。

这也应和了近年来拉美的政治风向转变。去年以来,左翼领导人已接连在秘鲁、洪都拉斯和智利竞选胜利。稍早之前,阿根廷、玻利维亚和墨西哥等区域大国,也都迎来了左翼领导人。去年12月19日,智利左翼联盟赞成尊严候选人加夫列尔·博里奇(Gabriel Boric)以出乎意料的优势,击败右翼政党联盟基督教社会阵线候选人,当选智利新总统。而地区第一大国巴西左翼的回归,则有力地助推此轮左翼回归潮走向高点。

委内瑞拉的一个选举中心 查韦斯的涂鸦

移民与中国:两大难题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南部边境的移民人数创下纪录,面临压力的拜登预计会寻求承诺遏制这些移民,尤其是来自墨西哥和中美洲的移民。

拜登的助手说,他们正在制定一份雄心勃勃的移民声明。 但似乎不太可能取得重大突破。一些中美洲领导人对美国要求他们解决政府腐败问题感到恼火。

拜登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试图降低移民议题的重要性,称美国与拉丁美洲的关系要广泛得多,例如经济、气候和从疫情复苏等。

随着中国近年在拉美影响力越来越大,拜登政府希望在经济影响力方面抗衡中国。

据路透社统计,由于巴西等资源型国家的贸易增长,中国与拉美国家(除墨西哥外)的贸易总额已经超越了美国,且差距在越拉越大。这对于拜登政府来说是一个重大挑战,白宫希望提升地区关系。

墨西哥是美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如果加上与墨西哥的贸易额,中国仍然落后于美国。

有专家在最近的美国参议院美洲峰会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指责美国政府没有采取更多措施,改善与美洲其他国家的关系。

该地区两极分化,新冠肺炎制造了公共卫生和经济挑战,民主正在倒退,智库美洲对话负责人丽贝卡·查韦斯 (Rebecca Chavez) 说。 全球竞争对手正在展示他们的金融和政治影响力。

而智库美洲委员会副主席埃里克·法恩斯沃思(Eric Farnsworth)希望看到一个类似拜登上月宣布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的美洲版本。但这可能面对贸易保护主义者的反对。

拜登政府的目标是提出区域倡议,以强化医疗设备、互联网、清洁能源等的供应链就近供应。与此同时,美国还想深化区域石油和天然气供应,以削减俄罗斯现金流,并使西方摆脱俄罗斯能源依赖。

迄今为止,美国政府在说服拉丁美洲原油生产国提升产量方面收效甚微。

路透社认为,如果拜登推动所谓民主自由事业,可能会引起摩擦。前巴西驻中国和马来西亚大使马科斯·卡拉穆鲁(Marcos Caramuru)表示,拉丁美洲对美国政府来说,重要性不如亚洲,此次峰会不会对外交关系产生重大改善。

拉美还相信美国吗?

白宫的拉美事务高级顾问胡安·冈萨雷斯告诉记者,拜登计划推广一个安全、中产阶级和民主的地区愿景,这从根本上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

冈萨雷斯介绍,拜登预计将在峰会上宣布经济合作以及应对新冠大流行和气候变化的措施。

威奇托州立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迪诺拉·阿兹普鲁(Dinorah Azpuru)5月3日在《华盛顿邮报》发文表示,她的研究表明,10年前,整个美洲的许多公民都觉得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正在减弱。那时,偏左的拉美公民对美国信任度较低,右派则对美国有更好的看法。

现在如何?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长期调查项目美洲晴雨表(AmericasBarometer)对于美洲人民对美国的信任度研究显示,2014年开始,美洲人民对于美国的信任度持续降低,到2018年跌至40%的低点。2021年拜登宣誓就职后不久,信任度回升至53%。

另一项名为拉美晴雨表的民调显示,拉美过半的国家对于美国的印象是积极正面的,除了玻利维亚和乌拉圭之外。然而,拉美人对于美国的评价并不太高。在阿根廷、智利、墨西哥、秘鲁、巴拉圭、乌拉圭、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八个国家,当地人对美国的印象在及格线(60分)以下。这些国家人民对美国政府的信任度同样较低。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5月10日的例行记者会指出:两个世纪以来,美国表面上说的是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实际上做的是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美国将拉美视作后院,不是尽心扶助,而是随意霸凌,不仅自身的发展繁荣没有惠及拉美,反而对拉美大肆盘剥、滥施制裁、输出通胀,搞政治干预、政权颠覆、暗杀政要乃至武装侵略。

赵立坚强调,时至今日,美国仍不顾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的反对,执意维持对部分拉美国家的单边非法制裁,还对拉美国家与其他国家合作谋求发展的正当举动污蔑抹黑,对拉美国家也缺乏应有的基本尊重。希望美方应该切实尊重拉美国家主权和尊严,切实遵守国际关系基本准则。